番外 月氏兄弟

“你别太得意!”月无漾朝他翻了个白眼,看见他就烦。

月无冥跟了上去,拦住他的手,说:“行,我知道你烦,我不说,做总可以了吧?”

直到夜晚,他满足了,月无漾说破了嘴皮,他才兴致缺缺的回了自己的宫殿。

那晚,月无冥穿过御花园的时候出现了一大批黑衣刺客。

他一时没防备被其中一个刺客砍伤了左肩,随后就惊动了宫里的禁卫军,月黑风高,刀光剑影,一片掠杀。

领头的黑衣人见形式不妙,在手下的掩护下,先一步逃离了。

东宫。

四处一片安静,浅眠的月无漾发现有人翻了进来,他不动声色的拿起佩戴在身侧的匕首,等那个闯进来的人给他致命一刀。

却不想黑衣人早就警觉,反手就扣住了他的手腕,锋利的刀尖抵在喉咙。

“你……是谁?”

“是我。”

楚驰扯下蒙面的黑布,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作死的男人。

“楚驰?怎么是你?”他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“怎么不能是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群人向东宫这边闯了进来。

给了他一个眼神,月无漾立马会意的回到床榻上躺好,而楚驰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月无冥黑着一张脸来到月无漾的宫殿,冷冷的说:“把门给我撞开!”

嘭的一声响,月无漾假装的被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,指着那些士兵破口大骂,“他娘的!谁允许你们进来的!我才是太子,都给我滚!”

那些士兵都不为所动,然后退在了一边,给月无冥腾了一条宽广的路出来。

“是我让他们进来的!”月无冥冷冷的看着他。

见他胸前的衣襟大开,露出春光,低咒一声“该死”,就急急的冲到他面前,动作生硬的将他松松垮垮的衣袍拉好,凑近他耳畔道:“勾引我不成,还想勾引谁?”

月无漾瞪了他一眼,凶巴巴的说:“你大半夜带着一群人闯进本宫的寝宫是何居心?月无冥你别太过分!好歹本宫也是名义上的太子!”

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,月无冥嗤笑一声,“本王刚刚在御花园里遭遇行刺,顺着贼人逃脱的路径就找到了这里,太子殿下你的寝宫。”

他刚说完就接受到月无漾打量他的目光,月无冥拿眼横他,“怎么?你不相信?”

“本宫看你好好的,也没有什么地方受了伤,不会是合着你的属下故意来本宫的地方闹事吧?”勾着唇,月无漾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呵,自己来查刺客反倒被反咬一口?

月无冥不动声色的看着他,“既然如此,那本王就不打扰太子殿下休息了,你们退下吧。”

他一扬手,那些士兵就退了下去。

看着哪些人都走了,月无漾暗地里松了口气。

他微微放松的表情并没有逃过月无冥狠毒的双眸,轻笑一声,挨着他坐下,一手勾着他的下颚,暧昧的说:“刚刚那番光景可不又勾引起我的兴趣,漾儿,再来一次你可还受得住?”